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男人的求欢来得措手不及,何况他才刚刚和另一个女人在这里翻云覆雨,但他的一句话就止住了苏幼清原本要挣扎的动作,她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只要是为了潼潼,让她做什么都乐意。

    毫不怜惜的吻伴随着粗暴的动作落了下来,苏幼清感到痛苦无比。

    想到刚才路桓宇就和另一个女人在这里寻欢作乐,她就感到一丝作呕。

    可她连嫌弃的资格都没有,用路桓宇的话来说,是她先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但这件事始终是个谜团,她不知道路桓宇是听说了什么,一心认定她在婚后出轨背叛过他,甚至连潼潼都不肯相认。

    她追问过多次,每次谈及这个路桓宇都勃然大怒,两人根本聊不下去。

    路桓宇抱起她纤瘦的身躯,重重扔在了办公桌上。

    从那刻起,苏幼清除了发出一记闷哼外,什么声音都没有再喊出来,她紧咬着牙关,被动着承受路桓宇对她做的一切。

    路桓宇见着她这副艰难受辱的模样,胸中更是怒火翻飞,他俯下身来在她胸口上狠狠咬了一口,痛得她失声叫了出来。

    她这一声,仿佛给予他无限激情,让男人更加卖力地在她身上发泄着。

    就在他情动之时,苏幼清看到墙上的挂钟,猛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想要推开他,声音在他的撞击之下断断续续。

    “等……等一下……我要打个电话给家里……让人去接潼潼……”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个小杂种,路桓宇刚有几分畅快的心情瞬间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凉了又凉。

    看着苏幼清脸上的焦急之色,他长臂一伸,将自己桌上的手机塞到了她手里,一面继续占有她,一面俯身冷笑着:“打吧,我让你打。”

    苏幼清有一丝错愕地瞪着眼睛,心底划过屈辱,推搡着他的肩膀,“别这样,桓宇,嗯……你停一下……”

    “不行,我还没有要够呢!”路桓宇睁着赤红的眼睛,深邃的眸底流淌着暗沉的欲望。

    他不知节制地索取着,苏幼清苍白着脸色,额头上沁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她的手颤颤悠悠,好几次都没把完整的号码拨出去。

    忽然,手上一空,手机被路桓宇拿走了。

    他单手操作着手机,轻而易举地把电话拨到了路家主宅。

    “少爷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听着手机那头传出佣人恭敬的嗓音,苏幼清浑身的血液都要冻住了,心跳快得几乎要蹦出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