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苏幼清睁大眼睛,想不到路桓宇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这话不光是羞辱她,也羞辱了路靖宇。

    “路桓宇,我没你那么龌龊,结了婚还和外面的女人不清不楚,我才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少污蔑我!”

    “我污蔑你吗?”路桓宇就这样看着她,冰冷的脸毫无温度。

    他多希望她说的是真的,他多么想要相信她的话,可惜事实摆在眼前,他不能被她三言两语给迷惑了。

    路桓宇心中波澜起伏,但终究是让理智战胜了情感,他眼色发沉地盯着苏幼清。

    细看之下,他发现她瘦了许多,皮肤苍白剔透,甚至还能看到隐藏在肌肤下面细小的血管。

    眼神也比新婚之初暗了许多,早就没有那时的清澈灵动了。

    宽大的病号服套在她身上,更显得她的脸只有巴掌大,身子骨瘦弱得仿佛一捏就碎。

    他很想伸手问问她,伤口怎么样了,还疼不疼,可惜,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口。

    想必,她这么盼着离婚,也不会在意他的关心吧。

    她的心里就只有潼潼,还有孩子的父亲路靖宇。

    他路桓宇在她心里又算什么呢?一个长期饭票吧?

    “你在病房里乖乖给我待着,别想着要逃跑的事情,你知道的,路潼潼名义上依然是我路桓宇的儿子,他的户口在我这,除非你连儿子和他的前途都不要了。”路桓宇直起身,以警告的口吻告诫她。

    苏幼清听得一头雾水,她根本就没想要跑到哪里去,潼潼还在病房里,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带着他冒险。

    但等她想说话的时候,路桓宇已经走出了病房。

    叫住他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了沟通的必要,路桓宇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路桓宇走出病房之后,经过拐角,迎面就挨了一记重拳。

    没有任何防备的他,结结实实吃下了这记拳头,且身形不稳朝后趔趄了几步,嘴角上,火辣辣的疼,他伸手一抹,果不其然见到了一丝丝血迹。

    斜斜挽起嘴角,路桓宇不怒反笑,眼底狠辣一闪而逝,随即快速地提起拳头,冲着面前的路靖宇还击了回去。

    路靖宇早有防备,哪儿那么容易被他揍到。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就这么公然在医院的走廊上面打了起来,丝毫不顾忌路氏总裁的身份和形象了。

    这是两个男人为了苏幼清的战争,双方都没有任何收敛,拳拳凌厉,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硝烟味。

    “路桓宇,你根本不配拥有她!”路靖宇大声嘶吼着,拳头伴随着吼声一起落向路桓宇的面门。

    路桓宇接住他的拳头,曲起手臂用手肘击向了路靖宇的面门。

    路靖宇躲闪不及,被砸中了鼻子,当即眼冒金星,后退了好几步。

    路桓宇阴沉着脸,朝他走过去,居高临下的面容是看着手下败将的不屑表情:“三年前,她选择了我,你就永远地失去参战的资格了,这辈子,就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如愿在一起。”

    一个是众人皆知的路氏总裁,一个是本院颇负盛名的青年医生,他们两个人在这里打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始终没有谁敢真正上去拉架。

    就在这里打得不可开交之时,谁都不知道,苏幼清的病房里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