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幼清!想不到你是那么恶毒的女人!”伴随着冷酷的质问,路桓宇砰一脚踢开了房门,浑身带着煞气,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恶狠狠瞪着苏幼清。

    苏幼清满脸的泪水,听到动静后仓皇地用衣袖抹掉眼泪。

    她从床上坐起身,一双眼睛还哭得红彤彤的,但是满面清冷地看向了路桓宇,和他身后正嘤嘤低泣的宋晚云。

    在看到她表情的一瞬间,路桓宇明显得怔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她会一个人哭吧。

    他不自觉地拧起了眉心,想着自己会不会误会她了,她明明那么伤心,会有闲心去打宋晚云吗?

    然而,这些年宋晚云在背地里搞的小动作早就让路桓宇误会苏幼清是个心机颇深的女人了,她都敢背叛他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是啊,是我做的。”连苏幼清自己都没想到,她开口的时候声音会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得就如同一潭死水,什么情绪都没有。

    她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反正也习惯了不被路桓宇信任,她现在只想离婚,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了。

    “苏幼清你……”没料到她会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路桓宇一肚子的怒气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中途泄气,反倒词穷了。

    毫无畏惧地迎视着他充满暴戾的目光,苏幼清的表情淡然极了,而这几分淡然落在路桓宇眼中,则多了几丝挑衅和抬杠的意味。

    “我承认是我做的,就是我打得她,你们还想怎么样?”

    “还想怎么样?”路桓宇的口气很冷,极具压迫感的身躯逼近苏幼清,“苏幼清,你就是这么有教养吗?打了人当然是道歉!”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苏幼清几乎被他的气息包围了,这让她很不适应,只想尽快将两人赶走。

    她眨了眨睫毛,这才看向了宋晚云,后者头上包着纱布,嘴角紧抿着,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好,宋晚云,我跟你道歉,够了吗?我现在很累,没空再陪你们演戏了,如果看够了我的笑话,就请离开。”苏幼清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她知道,宋晚云是来跟她下挑战书的,想要炫耀路桓宇是站在她那边的,那她就偏不让她如意,她以为自己会跟她杠上,她偏偏好脾气地照做。

    她现在也没有力气跟她斗太多,只想求个宁静。

    看到她这么低声下四地道歉,路桓宇莫名地感到烦躁,这和他认识的苏幼清不一样。

    他下意识地找她的茬,“苏幼清,做错事的人是你,你就没有一点悔改之意?”

    “我都已经道过歉了,还想让我怎么做呢?”苏幼清看着他,一双眸子黑亮逼人,透着几分疲惫,“路桓宇,我儿子现在还昏迷不醒,我的心很乱就想安安静静待一会儿,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

    路桓宇眯起眼睛盯着苏幼清,他还想怎么样?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想怎么样!

    甚至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走到这一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