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潼潼自从在抢救中醒来过一次,被送入特护病房后就再也没有苏醒过,医生沉重地告知苏幼清,如果孩子不能在三天之内醒来,恐怕就会有变成植物人的风险。

    而且,哪怕以后孩子醒来了,也会留下非常严重的后遗症,具体会怎么样还不好说,只是让苏幼清做好最坏的准备。

    苏幼清听完这些,双腿就一软瘫倒在地上。

    潼潼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亲生骨肉,平时摔了一跤她都会心疼得不得了,更何况现在医生说潼潼可能会醒不过来,这么残酷的现实让她怎么接受?

    “医生,我求求你,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潼潼醒过来,他平时是个很坚强的孩子,求你们一定不要放弃他……”苏幼清瞬间就哭得泪流满面,坐在地上抓着医生的白大褂苦苦哀求。

    闻讯赶来的路靖宇一眼就看到苏幼清坐在冰凉的地上,连忙飞奔上前将她扶起来,“幼清,你别哭,潼潼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他的。”

    见到熟人,苏幼清的眼泪更是不可抑止地流下来,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用力地抓住路靖宇的手臂,希冀他能带自己上岸,给自己希望。

    “靖宇,你给潼潼用最好的药,一定要让他醒来好吗?或者让我进去跟他说说话,这孩子一直很听我的话,他会醒来的……”

    “好好,幼清,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路靖宇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不断在她耳边柔声说,“我们都不会放弃潼潼,潼潼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就在这时,一个护士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路医生,502病房的潼潼小朋友醒过来了,但是……”

    不等护士把话说完,苏幼清已经激动地朝着特护病房跑去了。

    路靖宇不放心她,连忙跟了上去。

    “路医生……”护士连忙一把扯住了路靖宇,欲言又止,“有个情况苏医生让我来告诉你……”

    “什么情况?”路靖宇的脸色不似刚才紧绷,他以为潼潼醒过来了就没事了。

    但护士的脸色依然很难看,她很艰难地才开口道:“苏医生已经替潼潼小朋友检查过了,孩子的脑部在车祸中遭受了创伤,听觉神经有一定受损,他现在耳朵听不到声音了。”

    “怎么会这样?”路靖宇双眉紧皱,潼潼那个孩子他也是见过不少次的,孩子还会脆生生地喊他“叔叔”。

    他那么可爱,年纪还那么小,耳朵听不到了,他不敢想象,苏幼清一会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遭到怎样的打击。

    不敢耽误下去,路靖宇拔腿就朝着特护病房区域跑去。

    然而等他赶到的时候,苏医生似乎已经将情况如实告诉苏幼清了,他看到苏幼清的身体一个虚晃,遂疾步上前将她一把搂住才避免了她摔倒。

    苏幼清红着眼睛,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地颤抖着,嘴唇发白,一张脸上根本没有半点血色。

    路靖宇看得心疼不已,却想不出什么话可以安慰她。

    潼潼就是苏幼清的全部,现在孩子变成这样,她肯定痛苦得要死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