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真的没有骗你啊,桓宇哥哥,四年前我是主动离开的,我是祝福你们的啊……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我听说你们感情出了问题,我是来为自己争取的……”

    “呵,真的吗?”路桓宇勾起薄唇冷笑了一声,嗓音阴测测的,“四年前你之所以急着出国,难道不是因为怀了一个叫阿泰的小混混的孩子吗?他因为知道你显赫的家世拍下了你的果照威胁你,被你一个气愤之下失手杀死,这才匆忙逃出国外,对吗?”

    听到这里,宋晚云浑身一僵,脸上已经完全惨白了,再也想不出什么辩解的话,只知道一个劲摇头否认了:“不是啊,不是的……这都是有人编造出来要诬陷我的……桓宇哥哥你不要被骗了……都是假的,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

    “这些话,你留着说给法官去听吧。”被宋晚云欺骗了那么久,他不可能会再相信她的鬼话。

    路桓宇松开手,语气冷漠地说:“我已经把调查到的证据全部移交给司法机关了,你的后半辈子就等着去牢里度过吧,哦对了,如果我儿子潼潼的耳朵一直不能恢复,那我就不得不考虑下,拿你的耳膜去给他做移植了。”

    “不,我不要去坐牢啊……桓宇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对我啊……”宋晚云没料到事情会急转直下,她以为路桓宇马上就要和苏幼清离婚,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路太太了。

    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不仅会一无所有,还面临牢狱之灾,她的余生怎么可以在那样的地方度过?她不要啊!

    宋晚云坐在地上,哭得眼妆花了一片,看起来像个滑稽的小丑,她死死抱着路桓宇的大腿不肯松手:“不管怎么样,桓宇哥,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不要这样对我,求求你了……”

    她机关算尽这些年,为的不是得到这样的下场,她不要万劫不复啊。

    “宋晚云,这是你罪有应得,你该庆幸,我没有亲自动手对付你。”把她交给警察去审判,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

    路桓宇说完这些,冷漠地将她一脚踹开。

    而就在这时,他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总裁,我看到夫人带着少爷从医院离开了,他们上了一辆计程车,看方向不是去家里的。”

    路桓宇眉峰一敛,吩咐道:“跟着他们。”他没想到,在决定离开之前,苏幼清竟然连回一趟他们的家收拾行李都不去。

    看来她对那个家真的是失望透顶了,宁愿什么东西都不带走,也不愿意再回去一次。

    ……

    苏幼清早就让路靖宇给自己和潼潼准备了新衣服,换好衣服后,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在右下角签好字,然后用花瓶压在了床头柜上。

    再帮潼潼也换好衣服,她牵着儿子的手,转身离开了病房。

    计程车在住院大楼门口停着,苏幼清抬起脑袋,今天是个大晴天,她想应该没有必要再回一次路宅了吧,更没有回去收拾行李的必要。

    至于路桓宇的妈妈那里,等以后路桓宇和宋晚云的孩子生下来,她就又有孙子了,所以她苏幼清也不算亏欠路家什么。

    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她以后再也不想回来了,也不想再见到路桓宇,这个让她爱了一辈子,又恨着的男人。

    只是苏幼清怎么都不会想到,这辆计程车的司机居然被提前买通了,车没有朝着火车站的方向开去,而是七拐八绕将她们母子带去了一个小巷子。

    因为潼潼耳朵听不见,怕他坐在车里会无聊害怕,所以一路上苏幼清都在和他写字交流,还有做游戏,根本没有意识到两个人已经陷入危险。

    等到她随意地转头一看窗外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司机猛地一个急刹车,苏幼清连忙用手护住潼潼,而她自己则一脑袋撞在了前座上,头晕眼花的。

    一群男人包围了计程车,打开车门将苏幼清拖了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