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路靖宇给苏幼清倒了杯水过来,她乖乖地就着他的手喝完了,然后舔舔嘴唇,说:“靖宇,你可以带我去看看潼潼吗?”

    “输完液我再带你去。”路靖宇表情温和地看着她,眉眼间带着浓浓的心疼之色。

    他不懂,当初那个信誓旦旦说要给苏幼清一辈子幸福的男人怎么会变成这样?何况他们还有了孩子。

    潼潼那么可爱,可是据他所知,孩子手术结束后,路桓宇就没有踏入病房一步,更别说是苏幼清这里了。

    一个是婚礼上说要相守一生的女人,一个是流着相同血脉的亲生儿子,路桓宇的心多硬才能对他们不闻不问。

    苏幼清摇摇头,挣扎着坐起来就要下地:“不要,我现在就想见到他,不看到潼潼,我不安心。”

    路靖宇几番犹豫,不忍心看到她着急的心情战胜了理智,替她拔了输液管以后扶着她下床:“那好吧,我带你去。”

    来到潼潼的儿童病房内,孩子还在熟睡中,小小的脑袋上裹着纱布,显得一张脸更加小了,似乎只有苏幼清的掌心那么大。

    她坐在潼潼身边,一句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就无声地掉了下来。

    苏幼清伸手抹着眼睛,看到潼潼搁在床沿的小手上戳着针管,她拿起他的小手仔细瞧了瞧,发现上面还隐约可见有发青的迹象。

    路靖宇轻轻走到她身边,对她解释:“潼潼的手腕实在是太细了,手术之后他醒了一次,疼得哭了起来,这一哭,针头就歪了……”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画面,可光是听着路靖宇描述当时的情景,苏幼清的一颗心都抽痛了起来。

    她的潼潼啊,因为爸爸不疼他,从小就受尽了冷眼,现在更是遭罪,她这是造了什么孽,老天要这样惩罚她?

    如果真是她前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老天也应该罚她才是,不要再让无辜的孩子跟着受苦了。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再吵醒了潼潼,苏幼清没敢久留,在路靖宇的陪同下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临走前,她遇到一个护士,可怜兮兮地央求道:“护士小姐,拜托你了,如果潼潼醒来,麻烦你第一时间来通知我。”

    “好的,苏小姐,你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潼潼的。”说完,护士小姐没忍住多看了几眼路靖宇,然后抱着病历本羞答答地走了。

    苏幼清看到了这些,此时却没什么说话的心思,默默地回到病房,安静地躺上了床,眉宇间闪着忧思。

    路靖宇见状,也沉默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他知道苏幼清在想什么,也知道她没有聊天的心思,但没关系,他只是想要陪着她、照顾她,一旦她有什么需求,自己可以第一时间去做。

    病房里很安静,天气也很不错,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照进来,满室暖洋洋的。

    可路靖宇却知道,这温暖的阳光不足以照耀苏幼清的心,他忽然升起一股冲动,他想要带苏幼清离开这里,再带上潼潼,三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生活。

    “幼清。”他忽然发声,身体前倾,目光炙热地盯着苏幼清的眼睛。

    苏幼清一直在发呆,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来,却没曾想到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顿时有些惊慌地撇了撇脖子。

    看到她下意识对自己的疏离,路靖宇的眸底一闪而过的失落,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温声说道:“跟他离婚,好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