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背后有沉闷的脚步声传来,路桓宇也恍然未觉。

    路靖宇给了护士一个眼神,护士点点头就轻手轻脚地从路桓宇面前走开了,路桓宇还想再问什么,却发现眼前人没了。

    “桓宇哥。”路靖宇叫了他一声。

    路桓宇听到这个声音,才像是回魂一般,猛然回头紧盯着路靖宇,眼中布满了血腥:“幼清呢?是不是你把幼清给藏起来了?你把她还给我!”

    “桓宇哥,幼清走了,和潼潼一起走了,你接受现实吧。”路靖宇脸上的表情悲壮,不像是演出来的。

    “不可能,是你在骗我!”路桓宇收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路靖宇看了他一眼,眼中似乎有嘲讽:“醒醒吧,到底是谁把幼清害到这个地步的?想想当初她嫁给你的时候是什么模样,现在过得又是什么日子?要说真正害死他们母子的人……应该是你,是你害死她的!”

    是他害死苏幼清的,这短短几个字让路桓宇不寒而栗,眼瞳再一次紧缩了起来,仿佛亲眼看到苏幼清坐在车里,脚踩油门视死如归地撞向墙壁的场景。

    路桓宇闭上眼睛,试图把这些阴霾挥开。

    “她人呢?我要见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除非我亲眼看到她死了,否则我不信!”

    路靖宇沉默了须臾,无奈道:“由不得你不信。”

    路靖宇带着路桓宇去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停车场里很空旷,空气清冷又安静得令人感到压抑。

    路桓宇跟在路靖宇的身后,耳中只能听到两个人单调的脚步声,越朝里面走,他的心情就越是沉重,这昏暗的停车场太没有人气了,让人从脚底心升起一股凉意,冷得他心颤。

    路桓宇从未如此感觉到心慌:“为什么要来停车场?”

    前面带路的路靖宇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时眼圈红红的,他苍凉地笑了一下:“带你来见幼清啊,她就在我的车上。”

    还没等路桓宇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路靖宇已经拿出汽车钥匙,砰的一声打开了后备箱。

    路桓宇循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打开了后备箱,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黑乎乎的盒子。

    路桓宇本能地快速走了过去,走近了,才能看清那个黑色的盒子是骨灰盒。

    “不……”他摇着头后退,脸上是从未见过的疮痍,他甚至不敢伸手,去拿起那个骨灰盒。

    “这是什么,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火化的?”他大吼着,只能用吼声来掩盖内心的惶恐不安,不,不可能的!

    这不可能是他的幼清,不会的。

    “这就是幼清。”路靖宇嗓音嘶哑地说着,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悲恸的情绪怎么都掩盖不住,“昨晚在手术室里,我和她在一起……她伤得太重,根本救不起来……要求火化,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她说要和潼潼待在一起,让我找个时间把他们抛进大海……说是潼潼最爱大海……”

    路桓宇紧紧地盯着他,又慢慢地走向骨灰盒,他双手颤抖者,才用尽力气地将盒子给抱了起来。

    打开,里面装着白色的粉末,上面写着苏幼清和路潼潼的名字,还贴了他们的照片。

    路桓宇的眼眶霎时一片刺痛,他怔怔地站在原地,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他的妻子和儿子的事实。

    “她就那么恨我,恨到都不许我再见她最后一面……”路桓宇抱着骨灰盒凄惶地笑了起来,却是比哭还难看。

    他终于尝到了痛彻心扉是什么滋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