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和路桓宇离婚,这件事苏幼清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

    但她为了潼潼一直在忍让,她做个单亲妈妈这没什么,只是不想苦了孩子,让他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但其实,这些年路桓宇对潼潼的漠不关心已经对孩子的身心健康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个婚离不离,其实都没什么区别了。

    或许离了婚,对大家都是一种解脱吧。

    面对路靖宇恳切的问话,苏幼清却没有当即给他一个回答。

    她知道,路靖宇是为自己好,如果她真的和路桓宇离了婚,路靖宇对他们母子是不会不闻不问的。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想正面回答路靖宇,他是个优秀的医生,也有家业等着他去继承,她不能拖累他,耽误他的人生和前程。

    苏幼清没说话,只是回给路靖宇一个笑容,让他安心,然后她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几口水。

    “靖宇,是你给潼潼输血的吗?”据她所知,路靖宇也是罕见的熊猫血,所以路家对他的安全问题很重视。

    路靖宇和潼潼没有直系的亲属关系,又要在短时间里找到血源,她想,一定是路靖宇救了潼潼。

    果然,路靖宇缓缓点了点头,平和的目光看着苏幼清:“是的,当时情况太紧急了,根本没有时间再去找人献血了,反正我体力好,输点血没什么影响。”

    他尽量说得轻松愉悦,不想给苏幼清造成一点点的心理负担。

    但苏幼清听着,内心对他的愧疚更加多了,她轻抿着唇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说什么话都不足以表达她对路靖宇的感激。

    从血缘上说,路靖宇是潼潼的堂叔。

    从私人感情上说,也算是情敌的孩子吧,他尚且能为了潼潼做到这一步,反观路桓宇,苏幼清真的觉得心好痛,也好讽刺。

    她只能用力握住路靖宇的手,目光深深地看着他,真诚地说:“谢谢……真的谢谢你,靖宇,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多亏了你……”

    “傻瓜,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谢。”路靖宇轻叹口气,伸出手,掀开她的刘海,大拇指在上面轻轻地划过,“我只希望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做出那样的傻事了,留个疤在额头上,我看着都心疼。”

    这话,还有这个动作,其实是有点暧昧的,但此时的苏幼清心乱如麻,也因着内心对路靖宇的愧疚,没有做出什么躲闪的动作来。

    身材高大的路靖宇站在她面前,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幼清,不管我做了什么,你只要记住,我永远都是为了你好。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可以让你幸福。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被毫无预兆地推了开来,巨大的动静让两人身体一震,匆忙向着门口看去。

    门口那阴沉着脸色眼神像是要杀人的男人,不是路桓宇还能是谁?

    只见他怒气冲冲地走进来,一把揪住了路靖宇的衣领,低沉凛冽的口气带着质问:“你们在干什么?”

    苏幼清看到路桓宇满脸怒容,想不通他是在生气什么。

    经过这次的事情,她的心已经彻底凉了,死了,面对他时,已经几乎毫无波动。

    “没干什么,我病了,靖宇来看看我而已。”她十分冷淡地回答,眉心拢在一起,眼睛却是直勾勾盯着路桓宇的手。

    仿佛她不盯着他,他下一秒就要把路靖宇撕碎的样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